首页 新闻 本地 国内 国际 视频 直播 点播 房产 汽车 健康 教育 微生活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 > 国内新闻
殡葬收费乱象丛生 中介成“死不起”幕后推手
2014-04-07 10:18  来源:中新网

殡葬中介已成殡葬改革的绊脚石

  清明节期间,殡葬话题再次成为社会焦点。记者日前走访江苏、安徽、四川等地了解到,仍有不少群众反映丧葬费用高,甚至抱怨“死不起”。而据调查,造成此类现象的主要推手,是处在逝者家属与殡仪馆之间的殡葬中介机构和个人。倒卖逝者“信息”、“宰客”乱要价和“山寨”殡仪馆扰民……殡葬中介乱象丛生,成为殡葬改革的绊脚石。

“信息”被倒卖:一手交“信息”一手交钱

  记者在江苏南京市多家医院蹲点采访了解到,殡葬中介一般都有医院的“内线”,他们通过医院护工搜集信息,及时掌握各科室危重病患情况,一旦有人去世,他们将立刻派人前去洽谈“业务”,承诺为家属提供“一条龙”服务。

  据南京市一位殡葬业内人士介绍,在一些三甲医院,老护工们都有殡葬中介的电话,护工在病区向病人家属推荐中介,宣扬中介是省心的全包服务,家属出于对护工的信任,在情急之下和殡葬中介签下委托书,一旦签下委托书,一些中介就“宰客”没商量。

  据南京市殡葬管理处统计,目前,南京地区有200多家殡葬中介,还不包括无证“游击队”,而南京每天去世约30至40人。一位南京殡仪馆驻点医院太平间工作人员说,为了能抢到有限的“业务”,多数中介会给提供信息的护工500元到2000元不等的信息费。

  来自安徽合肥市的陈少霞曾在安徽一家大型医院做护工,她说,护工的工资不高,但隐性收入很高,把快去世的人或运到太平间的人的信息透露给一些中介,“几年前是300元一个人,后来涨到800、1200元,医院里的护工都知道逝者信息能卖钱。”

  四川成都市殡仪馆日前举行了“市民开放日”活动,现场印发了第1季《殡葬服务宝典》。据称,成都的殡葬中介分为五大类,包括医院护工、社区门卫保安、滥竽充数的阴阳先生、殡葬个体户、社会闲散人员,其中前三类为信息提供者,后两类为殡仪服务执行者。一旦得知有人去世,这个信息便会立即通过中介传播、执行。凡是一手信息资源,殡葬中介都会在殡仪服务环节提取40%至50%的回扣。

  中国殡葬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、原上海理工大学教授乔宽元说,10年前殡葬中介给医院“内线”的信息费是50元,现在涨到上千元,甚至每单生意对半分成,而信息费最终还是转嫁到逝者家属身上。

“宰客”乱要价:三百元骨灰盒中介卖三千

  据成都市殡仪馆相关负责人介绍,成都所有殡仪馆都保证丧属可以在馆内以1000元以内的价格办理完死者丧事,最低的办理费用仅为533元。

  然而,在一些殡葬中介“一条龙”服务下,丧葬费用便远超“政府价”了。记者走访了成都市殡葬中介比较集中的文殊院附近,街道两旁聚集着多家经营丧葬服务的商铺。在一家店铺里,店主表示可以代办丧葬业务,收费从1000元至几千元不等。

  对此,成都市殡仪馆馆长蒋鹏程认为,将丧葬事宜交由中介代办,家属可能会多花钱。如骨灰盒的选取,中介机构向丧属推荐的3000元左右的骨灰盒,同类型在殡仪馆内仅售300余元,价差达10倍之多。据统计,家属一般都是自带骨灰盒,在馆内买的比例仅为7%,这也就是说100人中有93位在外购买,被中介机构从中攫取了暴利。

  记者在江苏一家殡葬中介提供的宣传单上看到,三天全程服务费只需800元,其中包含香、蜡烛、黄纸、烧纸盆、笔、墨等灵堂材料。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殡葬中介往往打出600元至800元的“低价”招揽客户,而其主要的赚钱来源在寿衣、骨灰盒和墓地回扣上,如寿衣进价一两百元,卖一两千元,进价三四百元的,卖三四千元。

  “这要价还要看客户。”一位正在江苏一家三甲医院重症监护室外等候的殡葬中介说,“客户是那种有钱、有身份、好面子的,就推荐给他贵的,这种事很少有客户讨价还价,一口价成交。”

  合肥市殡葬管理处处长高光平告诉记者,合肥市去年起将遗体接运、殡仪馆内遗体冷藏存放、遗体火化等列为免费项目,其他的遗体告别等为自选项目,都有明确的收费清单和标准。“但现在很多殡葬服务公司都包揽这些业务,从中加价牟利,也不开具发票。一家一辈子也就碰到一两次这样的事情,殡葬公司能宰一次就一次。”

“山寨”频扰民:黑心中介冒充殡仪馆“营业”

  安徽肥东县殡仪馆日前发现一名佩戴着“合肥市殡仪馆”胸牌的人代表家属谈殡葬事宜,其驾驶的车辆上贴有“中国民政”“博爱殡仪”牌子。该馆馆长薛明武告诉记者,经查实,这个殡葬服务公司冒充殡仪馆与家属谈价格,再代表家属来与殡仪馆商议火化等事宜,从中加价牟利。“家属还以为钱都给了殡仪馆,实际上都是给这些黑中介收去了。”

  南京殡仪馆工作人员表示,殡仪馆经常接到家属投诉称,出售的骨灰盒有质量问题,后来才知道一些中介自称南京殡仪馆工作人员推销骨灰盒,“根本没有质检合格证、玉石鉴定证书等证明,也没有正规发票,卖出的价格也未经物价部门核准,售出的商品也不能退还。”

  在成都市殡仪馆日前举行的“市民开放日”活动现场,市民胡先生发现自己办理岳母丧事时花了冤枉钱。去年9月的一天早晨,丈母娘突然发病倒地。120急救车到达后,老人已经过世。不一会儿,两名男子开着一辆面包车到达胡先生家,自称是成都市殡仪馆工作人员,但并未出示任何证件。“承诺替我们跑腿,给我们办‘一条龙’服务,开价8000元。”胡先生说,讨价还价后前后花了5600多元。

  直到参加“市民开放日”活动了解到相关政策时,胡先生才觉察到不对。在找到相关收据后,他发现最大金额4000多元收费的一张发票中,其开票单位“成都市成华区殡馆所”根本不存在。胡先生这才发现,自己遭遇了黑心中介,被骗去4000多元。

  而胡先生的遭遇并非个例,成都市殡仪馆业务科副科长田晓明表示,殡仪馆时常遇到被中介骗了丧葬费的家属来质问,经耐心解释后,家属才知道“上当”。曾有位老人反映家属过世花了7000多元,“还将我们告到了民政局。我们一查当时的明细,实际仅消费1800元。”原来,老人也是碰上了打着殡仪馆工作人员幌子的黑心中介。

[责任编辑:戴子健]
友情链接